身备五张弓 拳式无松懈

  • 身备五张弓 拳式无松懈已关闭评论
  • A+
所属分类:武学
身备五张弓 拳式无松懈

太极拳家陈鑫说:“击首尾动精神贯,击尾首动脉络通。当中一击首尾动,上下四旁扣如弓”。上下之弓是指“身弓”(躯干),四旁之弓是指“臂弓”(两条胳膊)和“腿弓”(两条腿),把它们合起来就成了“五张弓”。用弓来比喻太极拳拳式动作的框架结构是很恰当的,是很形象的,也是很富有哲理性的;弓是力量的象征。

太极拳拳架中,只有“身备五张弓”,才能生成强悍无比的内劲。劲,是拳架具备攻防杀伤力的能量。“身备五张弓”,就是使人体上肢、躯干、下肢各处分散而杂乱无章的劲力会合起来,从而形成一个“整劲”。最终,达到支撑八面,劲力四射的绝妙拳境。
一、臂弓圆活运劲如抽丝
在拳架的臂弓中,腕关节和肩关节是弓梢,肘关节是弓背。拉弓要恰到好处才行,整条胳膊伸得太直,弓拉过了而使弓弦断了;整条胳膊过于收缩,肘关节弯处的夹角小于了90°;又会使弓背折断了。只有把弓拉得圆满无过而不及,才能使臂弓的劲力顺畅,合成一股整劲。
要想把臂弓拉得好,起弓背作用的肘关节是关键,肘关节要维持一定的紧张度,要有向外伸展膨胀的支撑力,这个弓背挺圆了,两边弓梢韵劲也就跟随上了,这张臂弓也就拉得圆满了。倘若弓背松软不够坚固,这张臂弓的弓弦也就绷不紧了。这样,在拳式动作的演练过程中,臂弓的劲力就不能很好地聚合,使得蓄劲不充足、发劲没威力。
腕关节做为臂弓之梢,在拳式的动作演练中,要微微下沉坐腕,使其柔而不软,保持一定的稳定性。在拳式的动作过程中,不要只重视腕关节的“柔”,使其近似舞蹈,虽好看却无棚劲,还要重视腕关节的“韧”,使其刚健有劲。腕关节在缠绕旋转的动作中,只有做到了坐腕(也就是塌腕),才能把棚劲贯注到手指尖。这样,腕部的劲力充足了,在推手中就可以灵巧地化解彼方强大的攻击力,在拳式的动作演练中,就可以增添臂弓的整体劲力了。
肘关节做为臂弓之背,在拳式动作的演练过程中,要保持劲力向下、肘尖向下的坠肘之态。坠肘,可以在拳式的转换中达到“肘不离肋”的目的,使肋部在攻防对抗中得到有效的保护。像“手挥琵琶”这类拳式很容易做到坠肘,像“左右穿梭”这样的拳式,上架之臂就易做成翻肘的错误动作,这点应该特别注意。坠肘,可以充实臂弓的劲力,使其出手时,不但有向前的攻击力,而且还有“后劲”。例如,你保持坠肘状态向对方冲拳时,若对方拿你腕子想用“顺手牵羊”之式肯定失败,因为,你臂弓上的“后劲”足以破解掉对方的招式。坠肘,使肘部微屈形成一定的弧度,构成了臂弓的弓背,弓背是中转站,它可以源源不断地把肩部和周身的劲力传递到手上,使拳式的攻防手法更加凌厉。因此,在拳式的演练中,只有做到了坠肘,才能使臂弓之劲更加充沛
肩关节做为臂弓的另一个弓梢,在拳式的动作演练过程中,既不能懈肩,也不能耸肩,应当沉肩。要想做到沉肩,首先要做到松肩,肩关节微微外展拉开,腋下空虚,使肩部的关节松活,肌肉松柔。松,是为了能去掉僵笨之蛮力,有松做基础,沉肩才会劲力充足和运转灵活。肩部是臂弓与身弓衔接的枢纽。通过沉肩,使身弓之劲能够有效地传递到臂弓,从而,使臂弓之劲更加充实。
臂弓的坐腕、坠肘、沉肩要紧密联系在一起。坐腕与沉肩要保持相互呼应的对称之态,坠肘要兼顾其两侧的弓梢,使弓背与弓梢之间没有脱节之处,形成一个稳固的整体,只有这样,才能把这张弓拉得圆满而且有力。
二、身弓挺拔支撑八面稳其形
在拳架的身弓中,颈椎和骶椎是弓梢,腰椎是弓背。身弓,是拳架的主干,它起着承上启下的作用,上有臂弓,下连腿弓,因此说,它是拳架的核心,只有这张弓拉得挺拔有力,其它四张弓才能相互呼应而合成为一体。故拳谚说:“练拳不活腰,终究艺不高”。
颈椎做为身弓之梢,在拳式的动作过程中,要保持竖颈的姿态。颈部竖直,能使精气贯顶,使头部端正精神饱满,拳架才会富有神韵。颈部竖直,但要忌讳僵直,应保持其扭转的灵活性。竖颈,可以起到拉伸脊柱使其挺拔的作用,从而使身弓支撑起来,使拳架的劲力传递顺畅,蓄发有力。竖颈,不是脖子硬挺,要做放松,要保持颈椎向前凸起的生理屈曲不被破坏,这样,既有利于任督二脉的贯通,及十二正经的气血运行和脏腑生理功能的发挥,又有利于拳架中身弓劲力的聚合和发放。
腰椎做为身弓的弓背,在拳式的动作演练过程中,要保持塌腰的姿态。
拳谚说:“低头猫腰学艺不高”,因此,只有在拳架中做到了塌腰,才能充分体现出“太极拳的腰”在拳架中的主宰作用。通过塌腰,使身弓的弓背撑起,从而把颈椎和骶椎这两个弓梢拉开,构成了一张圆满有力的宝弓。塌腰,是建立在松腰基础之上的;其次是在保持腰椎向前凸起屈曲的生理状态下的一种竖直;塌腰,是腰椎既要有向上的挺拔之意,又要有向下的垂沉之意。这样,拳架的身法旋转松活灵敏,不损害人体生理机能,使拳架的上部虚灵下边沉稳,有利于“气沉丹田”的操作。塌腰,可以使腰杆挺拔坚固,能起到“中轴”不弯不晃的作用。拳谚说:“上下九节劲,节节腰中发”,这样,不但把身弓拉圆了,而且还能把臂弓和腿弓的劲力联贯为一体,使其起到劲力中转站的枢纽作用。
骶椎做为身弓的另一个弓梢,在拳式动作的演练过程中要做到里裹,骶椎在保持后凸屈曲的生理状态下微微前送,以保持“尾闾中正”的姿态。人体的重心在骶椎这个立体区域(包括其前面的小腹),因此,做到了以上要求,在拳式动作的转换过程中,不但拳架的外形稳固,而且内劲也会沉实有力。
要想把身弓撑地起、拉地开,除了颈椎要竖、腰椎要塌、骶椎要裹这些要领须做到以外,还要做到:一是在颈椎竖起的同时,头部要以“虚领顶颈”的姿态相助,这样,身弓之梢才有力。
二是胸椎不要闲着,要在保持后凸屈曲的正常生理状态下,使其做到“含胸拔背”的姿态,这样,脊柱的每一节脊椎都积极地行动起来了,躯干部位的这张身弓就完整无缺了,依此,经过长期的拳式演练,使人体的内气充盛人敛于脊骨之中,最终达到“动牵往来气贴背”(武禹襄的《打手要言》)的美妙拳境。
三是除了在拳架中要做到塌腰之外,还要重视腰部“命门”(命门穴在第二腰椎棘突下)对于身弓的重要作用。在太极拳《十三势行功歌诀》中的第一句,就开宗明义地阐明了“命门”在太极拳中的重要性,其说:“十三总势莫轻视,命意源头在腰隙”(腰隙指“命门”)。中医讲“腰为肾之府”,“命门之火”的盛衰能表明肾气的盈与亏,因此,在拳式的旋腰转脊的动作过程中,要以“命门”为拳架变化的轴心,这是“太极腰”的关键所在。这样,习练者在不懈地拳艺修炼中,肾气就会充足,腿弓之劲才能得到很好地向上传递,从而使拳架五张弓的劲力得到有序地传递和衔接,使身弓更加挺拔,起到支撑八面、稳固身形的作用。
三、腿弓沉稳迈步如猫行
在腿弓中,胯关节和踝关节分别是其上下两个弓梢,膝关节是弓背,腿弓是拳架的根基,它的稳固,对拳架的整体实力起着很重要的作用,它是拳架劲力的起点,因此,武禹襄在《打手要言》中说:“其根在脚,发于腿,主宰于腰,形于手指。由脚而腿而腰,总须完整一气”。这说明,只有以腿弓为劲力的源头,再加之其它四弓的协调配合,才能发出五张弓的凝聚合力。
胯关节做为腿弓的弓梢,在拳式的。动作过程中要做到放松。胯关节是腿弓与身弓的结合处,所以说,只有做到了松胯,腿弓与身弓才能紧密相连不脱节;只有做到了松胯,脚蹬地所产生的反作用力才能顺利传递到腰部进行重新分配;只有做到了松胯,拳式的旋腰转脊才不致于出现僵硬的动作。
膝关节做为腿弓中重要的弓背,在拳式动作的演练过程中要做到扣膝。在定式时,两膝要前后呼应或左右配合微微内扣,使膝部的劲力聚合而不散,这样,胯部与踝部的劲力就能与其合成一体,使腿弓撑开拉圆。在动作变化过程中,腿向前弓时,膝部不能超出其脚尖。那样,就会失去身体重心的平衡,就会破坏了腿弓劲力的合力,使整个拳架松散无力。
踝关节作为腿弓的另一个弓梢,在拳式动作的演练过程中既要稳固又要灵活。因为踝关节承受着人体自身的重量,所以需要拳架中的踝关节要稳固,以确保人体重心在拳式动作中的平衡。因为拳式动作中各种步型步法的辗转、里扣、外摆、内钩、外撇等多种复杂的变化。所以还需要拳架中的踝关节要灵活,以确保拳式下肢动作反应的敏捷和攻防变化的迅速。踝关节,只有做到了既稳固又灵活的坚韧性,才能把足蹬地所产生的劲力顺畅地向上传递,使腿弓的劲力充足沉稳。这样,经长期苦练,拳架的下盘定能达到“迈步如猫行”的理想拳境。
太极拳的套路演练,有高架、中架和低架的不同练法,而无论那种架子,其根基都在腿弓上,只有做到扣膝圆裆,敛臀松胯,脚趾扼地、足心空的拳论要求,才能使胯关节与膝关节、踝关节之间构成一副沉稳有力弓态饱满的好弓。

腿弓是树根,身弓是树干,臂弓是树梢,根深才能蒂固。因此,要特别注重腿弓的锻炼。在拳式的动作转换中,要使蹬脚、转膝、旋胯的动作协调配合,相互关联,没有脱节之处,从而,使腿弓拧成一股扎实的整劲。

weinxin
教学乐公众号
微信扫一扫关注